• 关于对内蒙古自治区第十三届人大第二次会议第706号建议的答复
  • 发布时间:2019-09-19 17:23
    文档来源:办公室
  •                                                 内林草办建字〔201945

    关于对内蒙古自治区第十三届人大第二次会议第706号建议的答复

     

    马丽慧代表:

    您提出的《关于推行巴林左旗全年禁牧舍饲工作经验的建议》已收悉。首先感谢对巴林左旗禁牧舍饲工作的全面介绍,你提出的工作经验,数据详实,取得了较好的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对于我区禁牧舍饲工作提供了宝贵的经验,也对今后的工作提出了新思路、新见解。结合农牧厅的意见,经研究,现答复如下:

    一、关于草原流转问题

    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按照依法、自愿、有偿推进草原承包经营权流转工作是科学合理的配置草原资源、发展现代畜牧业的现实需要,为转变农牧业生产经营方式,推进适度规模经营,发展现代农牧业创造了前提条件。《农村土地承包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管理办法》颁布实施后,各级政府加强了对农村牧区土地、草牧场流转的组织和管理,农牧业行政主管部门指导、监督、服务工作逐步加强。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鼓励承包经营权在公开市场上向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企业流转,发展多种形式规模经营。20141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我区也结合实际,出台了相应的实施意见,一系列政策及文件的出台,进一步推动了草牧场规范有序流转。

    新一轮草原奖补政策实施方案将全区草场分为禁牧区和草畜平衡区。划定为禁牧区的草原执行严格的禁牧政策,不得放牧利用,五年(20162020)为一个禁牧周期。禁牧区以外的草场根据草场承载能力核定适宜载畜量,划定为草畜平衡区。划定为草畜平衡区的草场,在执行严格的草畜平衡制度的基础上,实行休牧、划区轮牧等合理利用制度。流转草场和牧民自己承包经营的草场一样,也要严格执行相应的禁牧和草畜平衡制度。对于不能严格落实禁牧和草畜平衡制度,超载放牧,草场出现退化沙化的,承租方须承担赔偿责任,并依法接受行政处罚。

    二、关于草原“三权分置”问题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巩固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完善承包地“三权分置”制度。在草原确权承包的基础上,为进一步落实国家、自治区关于土地草原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分置办法意见,选择锡林浩特市、镶黄旗、鄂托克前旗、乌拉特中旗4个旗县启动了草原“三权分置”试点工作,现试点工作已完成。责权清晰、管理科学的草原承包经营运行机制的进一步完善,以及草原“三权分置”工作的推进,必将对保护农牧民草原承包经营权益,促进草原流转,减少草原权属纠纷,推进农村牧区产权制度改革,探索农村牧区金融制度创新,有效利用草原资源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今后,在确权承包的基础上,稳步推进草原“三权分置”工作。认真总结试点不同分置方法和形式的做法、经验及问题,结合全区草原确权承包工作实际,选择易推广、可复制的模式扩大试点范围,稳步推进草原“三权分置”工作。

      三、关于草原生态修复问题

    2000年以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的生态保护修复政策措施,经过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内蒙古草原生态状况较本世纪初有了一定的改善。内蒙古自治区相继实施了“退牧还草”、“京津风沙源治理”等重大草原生态保护建设工程,草原生物灾害防治投入逐年增加。从2000年至今,共计投入草原生态保护建设资金64亿元(不包括草原补奖资金),完成草原治理面积7490万亩,完成草原生物灾害防治2.6亿亩。全区已落实禁牧4.04亿亩,实施草畜平衡6.16亿亩,146万户、534万农牧民从中受益,农牧民政策性收入明显提高,大大减轻天然草原放牧压力,草原生态加快恢复。最新监测数据表明,与2000年比较,全区轻度、中度和重度退化草原面积分别减少了1.76%0.72%22.94%;与2010年相比,平均植被盖度提高了7个百分点,草原“三化”面积减少671万亩。

    本次机构改革后,林草加快融合,草原生态保护修复工作进入新时期。今后我区的草原上生态恢复将以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为指导,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保持和加强草原生态保护建设的战略定力,坚持底线思维,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理念,坚持量水而行,遵循生态系统内在的机理和恢复规律,以自然封育恢复为主,人工干预修复为辅,生态修复与草畜平衡、禁牧休牧制度落实有机结合,与生态扶贫脱贫攻坚有机结合,与草原生态畜牧业转型发展有机结合。突出牧民的主体地位,强化组织化程度和社会化服务能力,创新草原生态修复模式和运行机制。

    在措施上:一是转变思路,确保治理成效。遵循客观规律,充分考虑退化草原生态修复的长期性和反复性,合理确定退化草原生态修复工程实施年限,不搞“一建了之,一年了之”;在草原生态修复治理过程中统筹兼顾牧民生产生活,不能“目中无人、目中无畜”,因此在核算投资标准时将生态补偿、后期管护等也纳入其中,统筹治理区牧民生产生活,确保任务能落实,治理有成效。二是创新机制,确保建设质量。为确保草原生态修复质量,采取目标管理责任制、法人责任制、工程实施招投标制、合同制和监理制。方案编制、作业设计、施工、监理均选择有资质、信誉良好的企事业单位承揽。为探索农牧民广泛参与生态修复的新机制,除工程材料必须招投标外,施工、管护可由农牧民个人、合作社承担,经验收合格和绩效考核后,采取“一卡通”直补的形式兑现到户。中标的项目实施单位用工时,应与治理区周边农牧民建立起利益联结机制,提升农牧民生态保护修复的参与度。

    三是生态补偿,确保精准实策。与现行的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政策相衔接,科学合理制定生态修复补偿标准,尝试将草原生态保护补奖政策逐渐向生态补偿机制转变,保证修复期内有足够生态空间和生产时间用于草原生态的持续恢复。这次的草原生态修复试点项目,更多的是采取创伤试的修复,工程区和修复目标更加精准化、精细化,做到修复哪里,补偿哪里,在解决治理区牧民生产生活的基础上,全力做好草原生态修复工作。

    对于您提到的引导无畜户流转草原并对其进行相应补贴政策以及加大种草补贴力度等意见,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工作的思路和方法,下一步我局将按照工作职能,结合工作实际,开展进一步的调研,形成切实可行的制度方法。热切希望您能继续关注这个问题,提出意见和建议

     

                              内蒙古自治区林业和草原局

                                201965

附件下载: